徽州区人民政府

魅力徽州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> 魅力徽州 >> 名人佚事

忆 世 清

字体:[]
浏览次数:6729 编辑: 信息来源: 发布时间:2007-12-11 14:37:00

忆? 世? 清

沈 家 英

(一)


  我和世清初识于1956年,当时我从上海调到?#26412;?#20013;央教育部盲聋?#24179;?#32946;处,他刚在该部中学司工作。我们开始接触是在1960年他从河南干部轮流下放劳动结束回部以后,1962年结婚,共同生活了41年。世清专注工作和学问。从不过问家务,也要求我少做家务,省出时间多看?#35789;椋?#25152;以我们的生活比较简单。在工作和学习上,由于常能得到他的释?#23665;?#38590;。在我心目中,他不只是丈夫,更是良师,是益友。
????? 世清为人谦和诚恳,凡有来信,必尽快回复,内容详尽,字迹工整。回信占用了他许多时间。一般,他每天早起后即伏案工作,总是先写回信,然后进行自己的研究。他从不以“家”自许,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应该恪尽职守的国家公务员和科学研究人员。他兴趣广?#28023;?#30693;识渊博,一辈子孜孜不倦地攻读,勤勤恳恳地工作,留下了许多为人称道的著述和大量的资料、图书。
????? 鉴于世清对家乡的深情厚爱,我把这些凝聚着他毕生心血的资料和书籍捐献给黄山学?#28023;?#20197;遂其未能实现的心愿。中央美术学院领导闻讯后,立?#20174;?#25105;联系,要求?#20174;?#20854;中对他们也十分珍贵的许多资料。这样,世清虽然走了,但他在学术领域的作用没有消失,影响依然存在。他将伴随这些宝贵遗产,永远在人们的心里。
????? 许多友人希望了解世清的经历,我虽然知道得多一些,但也不全面。限于水平,下面仅能作一些流水帐似的叙述。
????? 世清(1916~2003),最后的职务是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,司局级离休干部。祖籍安徽歙县潜口,幼?#24405;?#36139;,寄读澄溪姊氏家中,塾师授以南唐李煜及北宋诸家小词,以其?#23376;?#25104;诵,遂讽咏不绝于口,由此他喜爱背诵诗词,特别是词,从而奠定了深厚的旧学功底。1929年?#28023;?#20837;安徽省立第二中学,以其天资聪颖、为人忠厚正直,深受校长、著名画家汪采白器重,助其升学。1934年采白先生就聘中央大学国画?#21040;?#25480;兼?#39749;危?#19990;清亦随之转入南京徽州中学。1935年高中毕业后,为北师大和北大两所名校同录取。他向往北大,但考虑到经济条件,遂选择了北师大物理系,第二年又同时入北大经济系。1936年,采白先生北上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授,?#25991;?#40644;宾虹先生亦接受北平艺专聘请,采白先生?#29366;?#40644;宾虹读书学画,?#19976;?#25191;弟子礼。为迎接黄宾虹先生举家由沪北上,世清协助采白先生多方张罗,得与黄宾虹先生经常接触,受其教益。从此世清在学习自然科学的同时,也关注徽州文化和新?#19981;?#27966;人物史料的搜集整理,为日后明清艺术史有关研究奠定基础。
?????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,世清护送采白先生一家南归,居皖10年。先协助采白先生在家乡创办小学,四十年代回母校安徽中学(后改为休宁中学)任教。他对教学十分认真,深受学生爱戴。
????? 抗日战争胜利后,世清于1947年重?#24403;?#24072;大继续学业。1949年毕业后留师大附中任教,1952年调中央教育部工作。在?#20284;?#38388;,他潜心研究中学物理教学的内容、方法等问题,参加我国第一部中学物理教学大纲的起草、教材审定,在改进教学方法等方面撰写了大量论文。同时?#20849;?#19982;?#26412;?#29289;理学会的组织发展工作,曾先后担任中国教育学会物理教学研究会第一届副理事长,第二、第三届物理学会常务理事兼物理教学委员会副?#39749;危?#29289;理》?#21448;?#31532;三~第六届编委。在物理教育和物理学史研究方面做了大量工作。1986年获?#26412;?#24066;科学技术协会主席茅以升颁发的卓越?#27605;?#33635;誉证。1987年10月离休。受国家教委聘请,从1985~2002年担任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中学物理学科审查委员会(第一~第三届)委员。200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颁发奖牌。
????? 世清研究明清画史,原于他对家乡的热爱和对采白恩师的怀念。他研究的书画家中,歙县人居多数,渐江是他第一个研究的画家。早在1963年他就和汪聪合编了《渐江资料集》,1983年修订再版。由于积累的资料涉及到的人多了,逐渐扩大研究对象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,他陆续发表了渐江、八大山人、石涛、磎谷 四大画僧及龚贤、程遂、董其昌等人的文章,引起国内外艺苑学者的注意。1982年应香港中文大学艺术馆邀请,访问并作?#25628;?#35762;。1985年美国普?#20852;?#39039;大学东方艺术系方闻教授邀请他访问,为期半年。这两次访问,看到了许多历代名家的传世书画和资料,是国内没见到过的,结识了一些海外有关学者,有的还建立了较深的友谊。如和八大山人书画收藏家王?#25509;?#25945;授,日本新藤武宏教授,都保持密切的书信联系,他们每次来?#26412;?#37117;要相聚。视野和交游的扩大,对研究工作很有影响,1991年、1992年两次应美国有关学术团体邀请,参?#24433;?#22823;山人和董其昌的画展和学术?#33268;?#20250;,1992年回国时顺道去香港中文大学访问、讲学。最后一次去美国是1999年,我们同行,应华盛顿佛列尔博物馆东方艺术部?#39749;?#24352;子宁的邀请,协助整理王?#25509;?#25424;赠的有关八大山人的资料。又受台湾?#26410;词?#20070;法基金会的邀请,绕道前往访?#35782;?#21608;,作了多场演讲,在台北受到学界热情欢迎,几乎每晚都有宴请。九十年代受中央美术学院薛永年院长邀请,曾为两届研究生做多次讲座。


(二)


????? 世清对八大山人和石涛都作了比较全面的研究,对有些历史上的悬案,查找大量资料,力求考证清楚,每有?#40644;啤?#38024;对一段时期有人把八大山人与南昌青?#30772;?#36947;院的创立人朱道朗混为一谈,说八大山人就是朱道朗,把青?#30772;?#36767;为八大山人纪念馆。世清严肃地指出:“这是一个必须判明清楚的历史事实?#20445;八?#19981;同于学术观点的争论。在学术观点上,你可以有你的看法,我?#37096;?#20197;有我的看法,两种看法可以长期争辩下去,?#37096;?#33021;都是合理的或正确的。至于是两个人还是一个人,?#35789;?#20114;相排斥的。”“如果这个问题不判明清楚,把八大山内的事迹戴在朱道?#37322;?#19978;,把朱道朗的事迹戴在八大山人的头上,那就会?#29020;?#35270;听,以伪为真,愚弄今人,欺骗后世。”为此,他于1982、1986、1989年发表了一论、二论、三论《八大山人不是朱道?#30465;罰?#20174;两个人画像上的不同特征、不同神情;两个人的不同行踪、不同?#24188;?#22320;;两个人交往的不同朋友;两个人对明、清王朝的不同态度以及两个人不同的归宿等等各个方面,以直接而确凿的论据,得出八大山人和朱道朗是两个人而不是一个人的正确结论,驳斥了谎言,澄清了史实。他写的《八大山人的交游》、《八大山人的世系问题》、《八大山人的家学》都被认为是重要的文章。白谦慎在《汪世清先生》一文中?#25285;骸?#24456;多明清艺术史中的难题,若不是汪先生的研究,我们很可能?#20004;?#20173;在重重疑雾中。”世清不喜张扬,即使在家中,也从不夸耀自己取得的成就。2000年江西美术出版社编辑出版《八大山人全集》,世清聘为顾问,对稿件认真审查核对,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。
????? 世清写文章并不急于发表,常常是写好后放一段时间再修改,有的几易其稿,这从他遗留的底稿中可以发现。八十年代他即搜集石涛的诗,汇集成“石?#38382;?#38598;?#36744;?#32534;“石?#25991;?#35889;?#20445;?#27492;后不断修改补充,直到2003年初,黄苗子夫妇来到家中,谈及八大山人的书已出了不少,石涛的却不多,他才说出已完成的这项工作。同时在座的河北教育出版社张子康?#39749;?#24403;即表示采用,现在排印中。
????? 世清学术研究的成就主要在物理学史和物理学?#24179;?#32946;学、徽学和明清艺术史两大方面。有些文革前的刊物现在还?#24509;?#21040;,据不完全统计,前一方面在刊物上正式发表的文章33篇;后一方面除去147篇有关生卒年考证的文章外,散登在《文物》、《?#20351;?#21338;物院院刊》、《香港中文大学学报》、《大公报》文艺副刊等报刊上的约有60余篇。此外,他自己抒发情感和应友人之请填写的词也有100余首。
????? 世清?#24895;?#24320;朗,淡泊名利,?#19981;?#35835;书,即使在干校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,他也能充分利用休息的时间读书。平时他一有空就跑图书馆,离休后跑得更勤了。在?#26412;?#22270;书馆善本阅览室,他常常?#30740;?#35201;的资料用铅笔抄录在?#22987;?#26412;上,回家后再用毛?#24066;?#26999;誊写一遍。誊写的资料多了,就分类装订成册。世清的记忆力极强,许多资料经过这样两次誊抄,都能记住一个大概,使用时查找十分方?#24682;?#36825;种手抄资料已积有130多本,除自己使用也毫无保留地提供给同辈和年轻后学。凡向他请教的,无论认识与否,有无人介绍,来信或亲自上门,他都热忱帮助,或解答,或指导,有的从所积资料中抄录所需部分寄去,有的还代为查找资料。他提携后学甘为人梯的这?#24535;?#31070;,在接触过的青年中传为佳话。
????? 1995年,太原三晋文化研究会要出《傅山全书补编》,其中的《广韵?#25918;?#27880;一书,底本五卷,于2700多个韵字间分注杜诗1万余句,对杜诗押韵特例以及《广韵》中韵字音义等亦有多处批注。在不大的?#38556;?#20013;写如此多的字,字迹极小,有些草书更难辨认,释文和整理工作?#35759;?#36739;大。研究会方德祯同志到北图善本室查找资料,并求援助。善本室的同?#23601;?#33616;世清。此时世清已近80岁。以80岁的高龄来做如此大量细致的工作,实在不易。但是世清同意了。他每天清早带上放大?#31561;?#22270;书馆抄录原文回家后整理,并从杜诗中寻出原句一一核对,经过一年的努力,终于完成任务。方德祯来信称赞这本书是全书补编中做得最好的。为此在出版时,特地提名表示?#34892;弧?#23613;可能接受别人的要求,并尽量做得最好,这是世清?#28304;?#24037;作的一贯的态度和作风。图书馆举办座谈会、纪念和征文活动,邀请他参?#21360;?999年他写的《航行书海乐无穷》在国图馆庆90周年读者征文活动中获征文二等奖。有时因事几天未去?#35789;椋?#20182;们会不放心地打电话?#27425;省?#36825;两年世清去图书馆的次数渐渐少了,遇到需要核实的资料,便通过电话请他们代为查找,他们总不厌其烦地帮助,想到这些我对他们的感激不是“谢谢”两个字所能表达的。


(三)


????? 安徽省博物馆罗长铭先生少年即有小才子之称,精于文史,工于诗词,对金石、书画、文字、考古均有研究并做出?#27605;住?#19990;清很早就?#24352;?#32599;先生。40年代初罗先生一家由沪迁居潜口,住世清家之东斋,得以当面请教,后又有20多年的通信联系,给予指导。世清珍藏的黄生《一木堂诗稿》二册,便是罗先生代请书法家葛君从安徽省博物馆所藏刻本传抄寄来的。
????? 浙江大学宋词学家夏承涛教授与世清的交往始于上世纪60年代。1976年秋夏教授来京,他们同访府学胡同文丞相祠故址,有诗词唱和。夏教授晚年移?#39062;本?#24471;以常相聚谈,?#20889;?#35789;学。
????? 中山大学容庚教授是著名的古文字学家、考古学家和书法篆刻家。从罗先生信中得知世清与汪聪合编的《渐江资料集》再版后,容庚教授打探世清的地址,他们的通信大概就始于此时,直到容?#20808;?#19990;前,一?#21271;?#25345;频繁的联系。?#19978;?#25972;理遗物时,?#24509;?#21040;不多的几封来信。
????? 汪宗衍先生是香港史学家,与宗衍先生联系好像是容庚的介绍。1982年世清第一次去香港,宗衍先生亲自?#20132;?#22330;迎接。此时他们已通信有年,却从未谋面。为此宗衍先生让世清先寄去?#24509;?#29031;片,以便辨认。世清与宗衍先生的通信继续了16年,累计512封。宗衍先生继陈垣先生之后,在疑年学领域进行深入研究并取得丰硕成果。世清在大公报文艺副刊“艺苑疑年偶得”栏目考证历代艺术家的生卒年,便是得到宗衍先生的指引才进行的。1999年紫禁城出版社结集当年已刊出的107篇,编辑《艺苑疑年丛谈》一书,世清在自序中写到:“写下这个题目,我便想起了孝博汪宗衍先生,”“想起了16年中给?#19968;?#24050;盈尺的信札中的热情鼓励和谆谆诱导,更想起在疑年问题的共同探索中给我以一次又一次的启迪。”当时宗衍先生已辞世近一年,世清便以这篇自序表达对他的感激与怀念。
????? 2000年7月,世清出现食道癌症状,确诊时却没有检出癌细胞,因病灶在食道上部,手术有较大?#35759;齲?#25925;只接受了一个疗程的X射线治疗,症状消失了,世清便相信患的不?#21069;?#20110;是转请中医诊治。两年多中,中药调理的效果很好,他也便认为自己没有病。从1998年他担任《徽州文化全书》的学术顾问,近两年为该书的组织、编辑、审稿做了大量工作。同时仍继续其它研究,写一些不太长的文章。他最后发表的三篇文章是:2002年在《物理》上的《谈普朗克质量》,2003年在《收藏家》?#21448;?#19978;的?#25226;?#24196;的五开本《黄山图册》?#20445;?#24182;在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内部刊物《科研与决策》上发表了《对劳动的几点认识》,提醒教育理论界及教育?#23548;?#20013;,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立场和观?#24682;?上?#21518;两篇文章发表时,他已住院了。此外台湾石头出版有限公司几次来函?#20960;澹?#26368;后同意写一本梅清的书,初订书名《梅清与黄山、黄山人》提纲?#35759;?#22909;,尚未动笔就发病了。病情恶化得很快,4月14日上午他对医生住院的建议还犹疑不定,16?#38556;?#21320;就呼吸急促以至无法移步,入院不久,院方即下达病危通知。
????? 世清一向关心时事,每天必看报。住院期间,他强忍着肉体的极大痛苦,每天三次收听新闻。他担?#28508;本?#38750;典型肺炎的疫情,挂念伊拉克的战局和人民遭受的苦难。4月30日他还要求我给他念当天参考消息的全部内容。在病?#37319;?#20182;还挂念鲍弘道老师来信中对唐寅《双鉴行窝图》题跋中提出了几个问题,要我把?#20174;?#20214;带给他。他几次举起这份资料阅读,终因视力不济,在叹息中放下手来,不能给老友作最后的回答。他的头脑一直很清醒,以至夜间无法入眠。5月2日晚经一再要求,医生给他打了?#24509;?#23433;定,3日便深睡不醒,于晚7时22分辞世。在病?#37319;希?#20182;还提到“不能再写那本书了?#20445;ㄖ该?#28165;的书),要我通知对方。别无遗言。
????? 世清走了,带着对事业的眷眷之情走了。留给我的是无穷的遗憾和不尽的?#23492;睢?br>????? 得黄山学院领导的大力帮助,歙县政府同意他墓葬西干采白先生?#20849;唷?#33021;与恩师采白先生朝夕相守,与他所热爱的画僧渐江遥遥相望,世清在天之灵定会欣慰。


  注:? 作者为汪世清先生之夫人。

看福建体彩36选7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