徽州区人民政府

魅力徽州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> 魅力徽州 >> 名人佚事

鲍幼文先生传

字体:[]
浏览次数:5849 编辑: 信息来源: 发布时间:2007-12-05 14:36:00


鲍 幼 文 先 生 传

鲍  泓

       鲍光豹,字幼文,又字饫闻,黄山市徽州区岩寺人,1898年(清光绪24年)出生于一个封建乡绅的家庭。他生?#28304;?#21402;,资质聪颖,?#26377;?#23601;好学不倦。其父鲍振炳 霞栮先生是清末廪生,1906年在岩镇创办了凤山小学,于是,幼文先生在?#35759;?#36807;两年私?#21448;?#21518;,便也进入了这所新式小学读书。1912年入新安中学学习,三年后又去从程致泽恺周先生攻读。1916年秋,经父执许承尧际唐先生介绍,幼文先生去?#26412;?#25308;同乡的著名学者吴承仕检斋先生为师,吴先生指定给他的功课首先就是治段氏说文,然后又要他兼读章太炎先生有关音韵训诂之学的一些论著,就这样,为时虽只一载,却为此后的继续深造打下了相当扎实的根底。吴先生当时正任司法部佥事,虽还?#20174;?#21271;洋军阀政府作彻底的决裂,更?#27573;?#25104;为一位忠贞不屈的抗日战士和共产党人,但其热爱祖国、关心民瘼的强烈感情和耿直公正的高尚品性以及深思?#39749; ?#21313;分谨严的治学态度,无疑都给了幼文先生极好的教育,以致直到1935年他给吴先生的一封信中仍说:?#23433;?#24184;夙闻德教,不敢?#27573;ィ心?#35880;身来力行,不蹈有过之地,以为师门玷耳?#20445;?#20174;中不难看出幼文先生对老师的虔诚崇敬和所受影响之深。在因事回乡居家自学了近三年之后,幼文先生一度曾拟改而学医并去日本留学,为此先曾考入上海同德医专学习了一段时间,随后又去?#26412;?#34917;习德文、数学,前后约有两年之久。但后来终于又改变了主意,决定扬长避短,仍在国学方面作进一步的精?#23567;?#25506;求,于是复于1922年秋季去?#26412;?#20174;马其昶通白先生治学。马先生不仅是堪与方、姚后先媲美的桐城文派大家,且于经学特别是《周易》也有精深研究,当时正担任“清史馆”总纂,德高望隆,在旧时代是被公认为“清流”、“纯儒”的人物。幼文先生拜在这位老前辈门下攻读了两年多时间,他不定期地前去趋候求教,质疑问难,既致力古文,又研治经史。“神州谁与系斜晖,怅望都无涕可挥。一事?#20301;?#39286;意趣,海王村畔挟书归。”从20年后幼文先生的这首小诗里,可以看出当时的这段学习生活给他留下了多么美好的回忆。
      幼文先生是1924年冬离京回歙的,?#25991;?#23601;应胡晋?#24188;?#25215;先生之聘,出任安徽省立第二师范学校的国文经学教员,从此开始了毕生致力的育人报国的教书生涯。子承先生倡导新学,创办二师,经过10多年的惨淡经营,使该校规模日趋扩大,教学质量日益提高,一时人?#33021;?#33795;,在省内外都享有颇高的声誉。他对徽州教育事业有很大?#27605;祝?#22240;而深为幼文先生所钦敬,但到晚年?#20174;?#26469;愈陷入复古主义的泥潭,乃至孜孜于佛学的研究和宣扬,甚至?#23721;?#20301;著名法师也请到学校来诵经讲学了。而当时北伐战争节节胜利,人民民主革命的洪流早已势不可挡。面临这?#20013;问疲?#24188;文先生对子承先生的?#25215;?#20498;退做法又是颇有腹非的。同时,鉴于家乡的凤山小学因其创办人振炳先生曾长期宦游在外,校务无人主持,学校早已停办多年,当时岩寺各界人士对于?#25351;?#35813;校期望十?#24544;笄小?#20110;是幼文先生就在1927年秋毅然辞去了二师教席,而与方槛山、鲍君白等人?#40644;穡?#32463;过一段时间的积极筹备,终于在1929年春把凤山小学重新开办了起来。一年以后,他才应聘再去休宁新棠村任教,而这时的学校也巳由原先的省立第二师范改为省立第二中学了。但就在此后的数年间,他对家乡小学的事务仍极为关心,后来还一度兼任过校长职务。
      自1930年年初起,幼文先生一直在省立二中(1934年起改名徽州中学)教书,历时15年之久。直至1944年?#28023;?#30001;于挚友汪岳年先生再三邀约,情不可却,方才改去芜关中学(当时校址在与岩寺相距只有十里的西溪南村)任教。抗日战争胜利不久,芜关中学迁返芜湖。幼文先生也随往继续执教。?#25991;?#31179;,受聘为安徽学院中文?#36424;?#25945;授,教学之余,兼事著述,曾有不少论文在《中央日报》的文史副刊上发表。
      1948年以后,由于胃病时发,芜歙之间交通又极其不便,幼文先生没有再去安徽学?#28023;?#32780;仍留在家乡教书。他基于对新棠村特别深厚的感情,先曾重返万安的休宁中学但正如他在一?#36164;?#20013;说到的“萧条渐觉非前境,汗漫难期续旧游”。这时的休中校风、校舍?#23478;?#22823;不如往昔,于是幼文先生一学期后便又转到歙县的徽州师范学校来教书,也就在这儿,这位多年来渴望光明,渴望祖国统一富强的老教师很快就迎来了解放,并于徽州师范学校任教。其间还曾受命任校务委?#34987;嶂魅?#22996;员达半年之久。1952年初,因肺病严重?#35829;蕁?#20182;在歙县先后被安排为县政协委员,而且连续三届被选为县人民代表。1961年1月8日逝世,终年63岁。
      在徽州,幼文先生以其精深的学问和高尚的品德而名重一时,深为广大青年学子所敬仰。50岁以前,他处身于腐败黑暗的旧社会,从不追名逐利,更不与反动军政界往来,而只潜心治学,专心教书,方正不阿,忧国忧民,而这样的身教正是给青年学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榜样,具有一种无形的感召力量。   
      谦虚礼让可说是幼文先生的明显特点。他平日与人交
谈,包括对学生进行教导,总是和颜悦色,语气温和的,但他又是个是非界线?#32622;鰨?#21191;于仗义助人的人。1935年?#28023;?#20108;中学生为驱逐反动的童子军教练,曾掀起一场声势不小的风潮,由于学校?#26412;质?#23637;各?#30452;?#21155;伎俩,最后风?#21271;?#21387;下去了,为首学生有5人被开除。幼文先生看到布告后,回房慨叹不已,并即私下修函给当时在中央大学任教的汪采白先生,请他设法让其中的一名优等生黄宝华去南京安徽中学继续学习。此后,法西斯的军事教官在校内的威势越来越大了,幼文先生?#28304;?#26159;抱有强烈反感的。1942年冬,他兼任高三班的级任,班上学生王治中只因一点小事触怒了教官,竟遭学校除名,勒令其“下期无庸来校”。开学之日,全班同学闻讯哗然,贴出了抗议书要求学校收回成命。当学校?#26412;?#35201;幼文先生告知抗议书的执笔者是谁,以便给予惩处时,幼文先生明知其人,却拒不与校方合作,只说无法查清,校长慑于幼文先生的声望和广大学生的义愤,也奈何他不得,最后不得不撤销原定处分,仍让该生来校学习。接着,同学们又递上了意见书,要求校方革除一些弊端。幼文先生完全同意学生的合理要求,当他们拿意见书来请教师签名给予支持时,他欣然写上了自己的名字(同时签名的教师还有程应鸣、汪世清等)。正由于幼文先生一贯维护正义,爱生如子,而又博学多知,诲人不倦,所以能博得学生一致爱戴,背后也都尊敬而亲切地称之为“鲍老天子”。
      幼文先生之于教学,确乎是高?#28909;?#30495;负责,一丝不苟的。虽然他国学根柢深厚,却讲课之前必先充分准备,所用教本上总是注得密密麻麻的,即使是抗战期间徽中遭到敌机轰炸,全校师生人心惶惶的情况下也是如此。难能可贵的是,除非万不得已,幼文先生绝不使用国民党政府规定的国文课本,而是采用《开明活页文选》,或亲自另编教材。他在1932年所作的《高中精读文选本跋》中一开头就写道:“?#37327;?#26041;张,国难未已。兹编所选,多以发扬民气,团结御侮为中心?#20445;?#38543;后又说到:“至于前代兴亡之迹,攻守之要,事变虽殊,殷鉴不远,又且文章?#35010;牛?#21487;诵者多。……”其选材标准无疑是体现了文道统一,古为今用,教学必须服从于祖国民族利益的精神。1937年,学校把高中学生(从二年级开始)分为文、理班进行教学之后,他又自行撰写《国学述要》的?#24808;?#26469;讲授,?#24808;?#20998;为《?#20013;?#21465;略》、《音学浅说》、《史学源流》、《周秦诸子》、?#24230;?#32463;要旨》、《经学源流》、《文学略说》、《文学源流?#20998;?#31687;,要言不烦而评述全面,数年间反复增删修订,为此付出了大量心血,充分体?#33267;搜?#35880;的治学态度和?#28304;?#25945;学极其认真负责的精神。
      幼文先生既是位可敬的教育家,又是位很有造诣的学者,并?#19968;?#26159;位才华横溢的诗人。
      然而,幼文先生所不惜为之付出更多劳动的毕竟还是在考据之学这一方面。从?#25191;?#30340;他那近30万字的读书札记以及?#25215;?#36164;料摘录来看,?#21448;?#26131;、三礼到诸子、史乘,到诗文词曲,到歙地方言,其涉猎之广,用力之深,都是相?#26412;?#20154;的。他所作的《小篆多沿古籀说》、《论碑帖南北派》、?#30701;?#28170;明无弦琴考》、?#35835;?#33879;陶渊明年谱驳议》、《毛刻三(二)家宫词读后记》、《招魂转语考?#20998;?#31687;都真正做到了立论有据,考?#21496;?#23457;,阐理明彻,行文有则,明显地保持了以江永、戴震为首的徽州朴学大师们的流风余韵。解放后,他又转而孜孜于家乡文物和?#25191;?#27721;语的研究,虽为疾病所长期折磨,精力日渐衰竭,?#19981;?#22362;持不懈,时有述作。他在晚年受聘为安徽省文史馆馆员之后,就曾写?#23665;?#32461;徽墨的专著《徽墨丛谈》,并有《徽州的文房四宝》一文发表于《安徽文史通讯》,?#19978;?#30340;是《丛谈》一书正待付梓,却因“大跃进”运动而被搁置下来了。至于他在语言学方面的一些研究成果则多散见于《中国语文》、《语文学习》等刊物,其中的《学习宪法对语文方面的几点体会》、《对?#26149;?#23383;简化方案(草案)〉的几点意见》、《说“打”》、?#30701;浮?#38500;非”?#36820;绕?#23588;为语言学界所称许,吕叔湘先生就曾来信一再表示赞佩之忱,并在得悉其不?#20063;?#36893;的消息后,挽以“论文欲辨秋毫末,有子能传许郑书”的联句,充分体现了两位学者之间的深挚交谊。
      文如其人,诗以言志。幼文先生是个性格内向而又感情非常丰富的人,中年以后,就常因兴会所至而有所吟咏。幼文先生还很?#19981;?#21046;作联语,平生所撰甚多,其中有不少堪称文质兼美的艺术精品。
      幼文先生的诗文遗稿经其子嗣多方搜集,悉心整理,已将其主要部分辑成《凤山集》,由上海学林出版社出版。全书分为《鲍幼文论文选集》、《饫闻文存》、《凤山吟》三大部分,共约14万字。吕叔湘先生不但为全书而?#19968;?#20026;其中的论文选集部分题了签,充?#30452;?#26126;他对幼文先生一生治学成果的肯定和重视。全书序言出于幼文先生另一弟子、安徽省教育委?#34987;?#39038;问王世杰之?#37073;?#29579;在极力赞扬老师的人品学问,指出“这个集的问世无疑是一件有益于精神文明建设的值得欣庆的好事”的同时,还特地称述了幼文先生“一生治学中具有既求广泛涉猎又能深思慎择的明显优点和特点”和“在潜心治学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善于跟着时代前进,勇于自?#24050;?#24323;,立志更新,不断进取的精神”。
      1933~1935年间,幼文先生还参加了《歙县志》的编撰工作。县志的总纂就是许承尧际唐先生。幼文先生主要是和罗长铭先生共同编写了其中的《文苑》、?#24230;?#26519;》部分,这为后世了解研?#25239;?#27481;的人文历史,继承发扬徽州绚烂多采的学术、文艺遗产留下了宝贵资料,也是功不可没的。
      幼文先生晚年曾把藏书的大部分计5000册左?#20197;?#32473;了徽州师范学校。这一慷慨义举充?#30452;?#29616;了他对家乡教育事业的关怀和期望,?#20004;?#20173;为徽州文化教育界人士所缅怀称颂。

扫一扫在?#21482;?#25171;开当前页
  • 关闭窗口
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网?#26087;?#26126; | RSS订阅 | 我要?#26469;?/a> | 徽州区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|

主  办:黄山市徽州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单位:区委区政府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:0559-3511283
中文域名:黄山市徽州区人民政府.政务 皖ICP备12000823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402000101号
网站标识码:3410040011

看福建体彩36选7走势图